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論工程師之性格

【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個歷史典故,想必大家都知道在講誰?如果不知道的,

也可以去 Google  一下,不過,許多人看歷史故事總是一副關我何事?尤其是讀理工科的學生

總覺得那是文人墨客的無痛呻吟。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換個場景想,一樣自許是身懷技,

一身是膽的打遍天下無敵手或公司的工程師的你,是否也有類似的性格?

你說韓信個性好不好?其實他可以忍胯下之辱,應該有一定的忍耐力功夫的。

他在亂世中都曾在逐鹿中原兩大集團中做過事(他最早是在項羽陣營中,後來才去劉邦陣營)

但他在劉邦陣營中,一開始也不被重用,後來覺得再混下去也沒啥前途,所以包袱一背就

率性的揚長而去,要不是蕭何連夜去把他追回來,甚至在把他推薦給劉邦,他應該就不會

在歷史上留名了。你想一想:您當工程師有沒有機會遇過類似的機會,你有沒有遇到過蕭何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地球是圓的;世界是平的---應用系統發展感想

這兩句話都有人說,也都有人相信。但這些都是我們小人物只能從許多報導與文獻中

去了解,要真正體會這一種感受的確也不容易。

版主本身也算幸運的能在這科技起飛的年代,躬逢其盛參與及觀察到許多科技進步發展。

尤其這幾年來所謂的共享經濟或是開放源(Open Source)技術,都大大的加速於提升科技

技術發展。話說回來,我以前也覺得凡事(尤其是掌握技術這檔子的事)更應該堅持這一

種理念。好好地落實許多技術開發與掌握許多基礎關鍵技術。但是隨著年紀增長以及

近年來系統應用技術是越來越複雜。真的有點覺得可能不只是個人能力有限,

更能體會到資源整合的重要性對我來說:或許已經看不到所謂單打獨鬥的局面了。

(我指的是主流市場,其實講難聽一點,就連想獨善其身也都蠻難的...)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USB DIY--自學計畫 (N+2) --- USB HID BootLoader

雖然這是一篇不知道要稱為 USB DIY--自學計畫 (N+1) 幾了?

這也是原本就應該要交代的一篇USB DIY 技術內容,但一直沒時間整理寫下來。

也隨著MCU與韌體技術發展,也不知道這個東西對大家來說:還有沒有那個參考價值?

以現在MCU技術來說:除了一般Flash 燒錄技術外,對許多老MCU 架構來說:在硬體上

也都未必能支援所謂智能升級,因為這又牽扯到MCU 本身有沒有支援 BootLoader,

尤其是要藉由USB 介面來做韌體更新工作,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因為東西賣出去之後,

哪天你都不知道會碰到甚麼奇怪的技術支援,甚至有些技術支援還牽涉到韌體必須更新

這件事,總不能全部回收吧?要做到對客戶來說:無痛升級,船過水無痕。那原本釋出的

韌體程式就必須支援智能升級功能。尤其是像有些USB 介面工具的東西,那就需要了。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讀者來信回覆(2017/07) --- 爛梨循環

這是三個多月前所收到的一封郵件,裡面一些公司的名字予以保留。

我們到了這個年紀能選擇已經不多了,甚至可以談白講:在領域的選擇幾乎沒有了。

這也讓我們更清楚自己往後的路是甚麼?教父做到八十幾歲也過不了人生歲月的摧殘。

人終究都會老的。很多人最近也都會傳一些甚麼 2035年或是 2050 年的一些預測的科技

技術或是市場產品的一些訊息給我,但我都簡單的回答:喔~那個時候,我不是退休了,

大概也沒有多少值得我還可以一頭熱的去研究它,講難聽一點:搞不好連叫我開車出門,

我都會要考慮一下自己與別人的安全問題了。

在這篇文章最後,附上一篇文選,是這幾天透過朋友才看到的。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沒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

最近逛了拍賣網站,想買一些東西,碰上連假,小孩子們也都在家裡。

所以也就請他們看看有沒有順便想買的東西?結果:他們也驚奇有這一種電子產品的單價。

我突然有點感慨:我之前發表了許多 USB DIY的技術文章,那是我剛開始從 USB 1.1 時代

就開始累積的一些經驗,當年當我做完USB Scanner SOC 之後,那時我老闆就也有要做

USB 讀卡機,我們也的確投入設計開發,而我就是負責:系統開發工作,光K 那些各種

記憶卡規格,就一個頭兩個大了。這還不打緊,而且還要一直研究如何在最小的封裝

腳位情形下,完成各項記憶卡的共用性。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學生提問:關於學甚麼MCU ?

這幾個月來出差大陸一陣子,回來又很忙,本來一直想在更新一些部落格文章,

卻遲遲無法找出時間為自己留下一些生活註記。

其實這一趟去大陸做一些技術交流也學了不少技術觀念,也看了不少東西。

說真的,這一種年紀還是接受這一種挑戰與刺激,還真的有點受不了,

但是又能怎麼辦呢?我最大的感觸還是要於:我們這種年紀,能做真的也不多了,

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趕快找機會讓年輕一代的可不可以趕快跳出來啦。

所以當我收到以下一個電子郵件時,我說甚麼也要趕快回覆,看能不能給個明確的方向,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我的程式何去何從?

"我的程式何去何從?"這是一個很好玩的自我反省的想法。

以前我在學校一開始學的是 FORTRAN  程式,人家那時一直鼓吹學工程的要學這個。

但那時我總覺得這個東西太死板了,全部都是算式,都是文字、數字。

所以呢?我自己就跑去別的系上去旁聽偷學 PASCAL 。覺得比那個FORTRAN 好玩多了。

但是還是覺得圖形處理還是不夠吸引人,總覺得這些程式跟我們念工程有多少關聯性?

所以才又跑去玩所謂的 計算流體力學(Computational Fluid Dynamics,簡稱CFD)。可以透過

大型計算機或是工作站,可以把我們念工程的那一大堆的算式,數字的東西,轉換成

我們看得到的東西,就覺得非常有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