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30日 星期三

當科技口號遇上政治口號

如題~當科技口號遇上政治口號,即時被犧牲的當然是無辜的第三者啊---農民。

我想這個結果,對於無力弱勢的少數農民來說:最後一定會被模糊到說:只為了補償金的問題。

但是如果我們真到的回歸到真正的產業科技政策,當然人家可以大大的拿出8.5 代廠偉大的夢想啊。

這個話題早就說過了,台灣到處東一個科學園區,西一個科學園區...結果,土地開發之後,

廠商要不要進駐?那是另一個問題。人家地方政府幹了幾屆下台一鞠躬之後,

拍拍屁股走人也沒他們的事...所以,台灣才會有處到蚊子館,現在可能又會有一座8.5 代廠蚊子館。

---

許多科技政策的官員不去真正的思索如何提升台灣高科技真正內涵的競爭力。

只是一味的在硬體周邊漫無目的的開發?台灣的科技政策如果無法真正的整合出一個大熔爐。

兩兆雙星的兩D 產業,在面對韓國競爭之下...改天又有哪家DRAM 又要搞個12 吋廠...

又有另一家要搞個7 代廠...又不知道下一個倒楣的是哪裡的農民了?!

(奇怪呢?!明明有個要減資90% 的面板廠...快玩不下去的廠房,快閒置了,

不去改善,加以善加利用,又要重新開發土地?!...)!

當然我想:抬出這個8.5 代廠用地可能也只是美其名的一個擋箭牌,真正背後的利益,

才是我們所不齒的事吧!...

PS :很諷刺的另一則相關新聞:

3家被美罰100億 華映老董也去蹲苦牢...

這個就是我們未來偉大的面板廠業的下場?!

------------------

「當怪手開進稻田」苗栗大埔事件登上CNN

新頭殼 更新日期:2010/06/29 23:08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0.0.29 李雲深/台北報導

苗栗大埔怪手鏟平稻田事件,也登上國際新聞網站了。由台灣公民記者jerry0729

以英文發表在CNN 的iReport,詳盡敘述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報導的標題就是”When the Excavators Came to the Rice Fields”(當怪手開進稻田)。http://ireport.cnn.com/docs/DOC-466651

報導一開始就說,在台灣農民眼中,土地就是他們的生命,精心耕種並保護它。但不幸的,他們遭到了可怕的待遇。

苗栗縣政府用遠低於市價的價格想要徵收大埔土地,農民不接受也不願意交出土地。但6月8日一種奇怪的氛圍籠罩在大埔這個小村莊,警察用水泥塊封鎖住整個區域,切斷幾乎所有出入口。9日凌晨,20幾部怪手入侵亂挖稻田,將已經長成稻穗的田地毀壞。不慣是老人或手中抱著幼兒的婦女都無法阻擋。當地一位農婦下跪痛哭的說: 「他們都不聽我們說的話。」

報導同時也說,當地的媒體幾乎一開始都對這則新聞沒有回應。原因是記者常和政府官員接觸,維持良好的關係,所以負面的消息無法露出。另一個原因是,農民處在脆弱的位置,注定被看中土地的財團所犧牲。

靠著居民和公民記者的努力,在網路上散播農民被粗暴對待的影像和消息,讓更多人看到這驚人的故事,以及農民的痛苦和眼淚。文末說,大埔事件只是一個縮影,可能發生在台灣任何一個地方。農民已經沒有了聲音,需要更多台灣人的關心和伸出援手。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630/8/28e99.html

批苗縣府鴨霸 農民自拍向CNN告狀

TVBS 更新日期:2010/06/30 11:59 陳薇如

苗栗大埔有一塊田地最近遭到政府徵收,要改建成為科學園區用地,先前部分農夫不甘心耕耘一輩子的土地被摧毀,嘗試用「肉身」抵擋開進田裡的怪手,一度造成話題,甚至還有人急著投書到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向國外告狀。而今天上午有上百名農民聚集行政院門口抗議,說自己的稻穀就就要收成了,請行政院長一定要「幫幫忙」,講到激動處,跪地痛哭。

抗議農民:「把泥土一鏟一鏟的,鏟到卡車上面,讓他把他一鏟一鏟的載走,你知道我們作為當事人有多痛嗎!」

農民聲淚俱下,因為他們的稻子即將收成,卻被怪手開進農田全部摧毀。抗議農民:「苗栗縣政府都用騙的,欺負我們這些農民。」

這群苗栗大埔的農民,不願意耕種一輩子的田地被縣府徵收,變成竹南科學園區用地,協調不成,月初縣政府把怪手強制開進田裡,雙方爆發衝突,甚至有人用肉身擋在警車前。

事件引發網友瘋狂轉載,甚至被人投稿到CNN網站,登上國際媒體版面,報導說,在台灣農民眼中,土地就是他們的生命,這群農民為了捍衛自己的土地,早上聚集近百人到行政院抗議,希望行政院長能夠幫幫他們。抗議農民:「立即停工!立即停工!立即停工!」

農民舉牌控訴縣政府,但苗栗縣長之前回應,一切都是依法行政,這場土地保衛戰,已經鬧上國際媒體,越演越烈。

竹南徵地風波 農民要求縣府停工

中央社 更新日期:2010/06/30 12:10

(中央社記者周永捷台北30日電)苗栗縣政府為竹科竹南基地開發案,徵收竹南大埔農地,引發當地農民抗議。竹南大埔自救會今天前往立院陳情指出說,縣府強迫民眾拆遷房屋,徵收土地,要求縣府停止拆屋、施工。

苗栗縣竹南大埔農民日前北上抗議,控訴苗栗縣政府為「竹科竹南基地開發案」強行徵收土地,當地農民組成自救會,日前也北上赴總統府、監察院陳情,盼還受害農民公道。

竹南大埔自救會上午在無盟立委康世儒陪同下在立院舉行記者會指出,苗栗縣政府因群創光電建議擴大事業專區,以便將來興建8.5代面板廠,但縣府未與地主協商就逕行公告規劃案,額外徵收的5公頃土地,多數地主都是在規劃案通過後才知道自家農地要被徵收。

「老媽媽已經108歲了,在這裡住得很好,縣政府現在卻要逼我們交出權狀」,自救會成員表示,許多地主世代長期居住在此,縣政府說拆就拆;有些地主甚至在新屋落成不久後,就收到土地必須立即被徵收、房屋必須被拆除的公文,情何以堪。

康世儒表示,苗栗縣政府規劃地主領回土地做為徵收補償,但領回的土地不是位於原本位置,而是以抽籤方式在新規劃的住宅區取得土地,但新規劃的住宅區位置偏僻,有些更位在變電廠、墳墓旁邊,不但位置比原來的土地差,也不適合居住。

康世儒說,苗栗縣政府數度動用優勢警力,剷平竹南大埔快要收成的良田,徵收土地規劃案也沒有與民眾協商,進行區段徵收前也未先採取禁建、限建的程序。他呼籲苗栗縣政府在土地徵收案相關問題釐清前,必須先停止所有的土地徵收動作,並以原地原配的方式處理徵收問題。990630

----

3家被美罰100億 華映老董也去蹲苦牢…

美國司法部指控亞洲面板廠操控全球面板價格、進行調查,華映、前奇美電、瀚宇彩晶都宣布認罪,合計受罰金額高達三點一五億美元,約當新台幣一百億元,華映與前奇美電的高階經理人更先後得到美國吃牢飯,美國憑藉國家實力,祭出反托拉斯法的殺傷力不容小覷。

華映是台灣面板廠中,最先認罪的業者,除企業必須繳交六千五百萬美元罰金外,三名被起訴的經理人,個人最高罰金五萬美元,還要服刑六至九個月。

華映前董事長林鎮弘和另外兩名經理人是最先到美國服刑的主管,現在也已服刑完畢回到台灣。據一位坐過牢的主管對朋友表示,哪怕是國際企業大老闆,也可能分到一般監獄,像他在加州監獄裡,和重刑犯、死囚相處,水泥牢房關了二百多人,卻僅有二間廁所,監獄床舖大小僅容翻身,吃得不好,還要勞動服務,每周只能打電話回家一次。

前奇美電在與群創完成合併的關頭決定認罪,除了二點二億美元的罰金外,前奇美電董事長、奇美集團重臣何昭陽,頭髮花白、年屆六十,也要赴美服刑,業界人士都感到無奈。

【2010/07/01 聯合報】

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台灣搞科技的思維模式

不知各位看倌看到以下新聞標題的想法作如何感想?!

把人家的東西拿來拆BOM(Bill of material,材料成本),估價格?!

那軟體平台不用錢?!不值錢?那這種生意哪輪得到Apple 作呢?我想那為什麼Intel 不作呢?!

那好,那又有一個重要的觀點了,若要以我們老中的想法可能是:

"哼!要搞軟體?您怎麼會拼得過微軟呢?!","您要搞軟體,怎麼不去微軟呢?"...

人家老美就是厲害在這裡,人家不會因為市場誰是老大,就往大邊靠。

人家還是勇於改變與創新,不會拘泥於現有市場的一些方案或是既有的思維模式。

您說:什麼時候,宏達電也來自己開核心處理器?!那大M什麼時候也可以勇敢的踏出系統平台窠臼?

"估計的成本不包括勞工、運送、預算、廣告行銷、軟體開發及專利授權等費用"

什麼時候原來軟體開發是跟"勞工、運送、..."劃在同一類了?

刊登這種文章讓台灣高科技老闆看到,只會更重硬體~輕軟體了。

結果,台灣一大堆搞硬體的公司,總覺得跟客人說:我的硬體IC 有多好,多便宜...

但客人問一句說:您要不要寫個應用程式或應用產品給我看?!

這些公司就會說:喔~這個喔...您可以找誰?又找誰幫您弄啊?!這不關我們硬體的事啊!

當然這幾年來,也的確開始碰到瓶頸了。我自己的觀點:真的,台灣搞高科技的人,

真的沒有很多人想花精神去搞軟體,尤其是工作一陣子,有一些系統應用經驗的人。

因為他們知道在台灣搞軟體,真的吃力不討好。東西有問題,鐵定第一個被懷疑...

有時要證明自己沒問題,還真難...(其實,主要原因是:還是要如何去建立一個驗證平台。

有時很不幸的是~這一件事沒有其他系統應用者協助的話,也沒輒!...就只好悶悶的背黑鍋!)

老闆與長官又往往看到別人成功之後,又只好再那邊捶心大聲疾呼的說:我們要重視軟體與數位內容。

結果,搞沒多久,又開始懷疑這些軟體的人是否在呼朧他?!到最後還是草草收場。

所以啊...這一種類似的報導或是什麼公司聲明啊...政府機構的政令宣導啊,就習慣性成為花邊新聞吧!

以我本身的經驗,至少這多年來是如此,只希望往後能看到產品生態能有所改觀吧!

期望啦...會不會變成奢望?!

----

http://udn.com/NEWS/WORLD/WOR2/5692825.shtml

------------------

拆給你看! iPhone 4每支成本188美元

市場研究業者iSuppli在拆解蘋果最新產品iPhone 4後估計,這款新智慧手機的零組件成本最低約188美元,其中以3.5吋的液晶螢幕最貴,要價逾28美元。

iSuppli在拆解售價199美元的iPhone 4 16G基本款後指出,iPhone 4的零組件成本最低約187.51美元,略高於上一代iPhone 3GS的179美元左右。蘋果發言人凱莉絲則拒絕對iSuppli的估算置評。研究機構常對消費性電子產品進行「拆解分析」,以確定材料價格與供應商、並推估產品利潤,不過iSuppli估計的成本不包括勞工、運送、預算、廣告行銷、軟體開發及專利授權等費用。

iSuppli說,iPhone 4的零組件成本中,以被蘋果稱為「視網膜顯示器」的3.5吋液晶螢幕最貴,約28.5美元,可能由樂金顯示器公司(LG Display)製造。

iSuppli指出,覆蓋在螢幕上的玻璃觸控面板則可能由兩家廠商製造,包括台灣的勝華科技和TPK-Balda 。後者是台灣宸鴻與德國Balda的合資公司。

較特別的是,iPhone 4內部新增陀螺儀晶片,可用來偵測手機的翻轉方向,並使遊戲畫面更真實。iSuppli指出,陀螺儀晶片供應商可能是意法半導體公司(STMicroelectronics),成本約2.6美元。

iPhone 4共推出兩款機型,除了16G基本款外,還有32G版本(售價299美元)。iSuppli拆解服務分析師拉斯威勒認為,蘋果過去總會把最新型iPhone的快閃記憶體容量增加一倍,但這回停在32G,並積極創新顯示技術、採用陀螺儀控制技術,顯示蘋果已把開發焦點轉往使用者介面,不再視記憶體的儲存容量為其重要特色。

此外,蘋果也以博通(Broadcom)取代英飛凌(Infineon)成為iPhone 4的全球定位系統(GPS)衛星訊號接收晶片供應商。

iSuppli指出,iPhone 4的處理器和iPad相似,也是採用蘋果自行設計、三星電子製造的A4處理器,成本約10.75美元。iPhone 4的A4處理器最大執行速度可能是每秒800百萬赫茲(MHz),並可能加入額外的加速核心。

【2010/06/29 經濟日報】

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

當搞技術無法賺錢時

關於這個話題,我就引用一位大M 公司的朋友寄給我的一篇本期今週刊的文章為楔子。

之前我已經有說過類似的『金雞獨立』的故事了。

所謂『金雞獨立』:就是,當母公司的某一項產品線或某一個新興事業部門賺錢時,

這個賺錢的機會是不會留給原來母公司的原始股東,因為老闆會用特殊方法,

讓這一個賺錢的金雞母獨立,讓他上市櫃,當然啊,他會用他本身董事長的身份,

讓特定人是持有絕大多數的股權,而有損母公司原始股東的權利。

我想:這就是這一篇文章所要闡述的社會現實問題吧。

當然啊...這種文章看看,您也無法改變什麼,這本來就是一群既得利益者的遊戲規則啊。

只是搞不懂的是:社會投資大眾明明知道這些公司的主其事者,都如此惡搞,

那為什麼還要投資他們公司呢?有些人或許抱著的心態是:我要當先騙人的那一組人,

當公司老闆惡搞時,我就先下車以求自保,但是難道您不怕夜路走多了嗎?!

-----這我也管不到~也不關我的事!

好~我要說的另一個故事:就是在這些所謂老闆的公司裡工程師們的故事。

這些公司之所以能夠玩這些『金雞獨立』遊戲的高科技公司,其實都有他曾經風光過的日子。

所以,他們才有資格玩所謂的『金雞獨立』的遊戲。

話說:某一IC 設計公司裡,十年前某一產品開發專案裡,有所謂的IC 設計部門、

系統應用部門,還有所謂的演算法軟體部門,乃至於產品企畫(PM)還有業務部門等。

整個產品專案成員,不乏台清交等一流人才,又正值30 歲左右青壯年...

所以,大家一夥人日夜打拼,氣氛融洽的好不熱鬧的為征服市場而努力。

當然公司也適時給予不錯的薪資、待遇與福利...讓大夥無後顧之憂的向前衝。

似乎大家每天都是為了有朝一日有早日退休雲遊四海去...

每天在公司裡是過著類似老佛爺的待遇...每天有下午茶、點心,哪一家有名的點心、小吃,

公司都幫您安排。加班晚餐,公司也幫您安排;出差讓您住好的飯店,出門有司機。

每年還安排國內外旅遊,還可以讓您攜家帶眷的,每個月還有固定的慶生會餐點...

但好景不常,相關行業過於競爭與公司組織不斷的擴大與變革,慢慢的整個昔日那般融洽的

研究開發的氣氛就開始變化了,公司高層也因局勢的改變,不斷的調整政策...

十年過去了...專案團隊也開始分崩離析了:首先當然就是最容易轉換跑道的業務轉移陣地!

接著必須扛成敗責任的產品企畫(PM)也開始見風轉舵了,

搞系統應用的~在搞技術領域裡還算是比較有彈性作法與轉換產品跑道機會的。

接著IC 設計部門也因為失去系統應用的支持,但本身比較刻板的技術領域,不方便說走就走的,

只好開始回頭跟公司高層協調,(好聽說是協調,難聽一點就是爭搶公司內部資源啊!)

於是,公司內部的亂源開始衍生了,因為人家IC 設計部門號稱是公司本體,技術核心等等啊!

最可憐的就是演算法或是軟體支持部門...更不知何去何從?只好走一步算一步。

好了...幾年下來,終究公司也已經無法再支持IC 設計部門的予取予求的爭取資源與紛爭,

只好忍痛的開始分割公司組織與人員編制了...話說這些昔日正值 30 幾歲的青壯年優秀人才,

也開始步入四十幾歲的中年人了,不管是家庭壓力或是轉換跑道的困難度都開始增加了。

但對老闆來說:也是沒有辦法的了,老闆想的就是那一套『金雞獨立』遊戲了。

好吧,我就開始交代這些昔日一線高科技IC 設計大廠的優秀的台清交學生的『下場』吧。

業務部門的人員,就開始逐水草而居,哪一個產品哪一家公司還可以的,就跳來跳去,

過了幾年,幾乎國內高科技IC 設計公司幾乎都被他待過了...

好一點的,人脈或經濟狀況還可以的...最終只好獨立弄了一家小公司,當起『蟑螂』了吧!

產品企畫部門人員呢?也跟業務部門人員差不多,也到處說服一些金主或老闆們,

口沫橫飛的訴說:那個產品有多大的市場啊!他的人脈有多好?多好?作這個產品鐵定能賺錢的啦!

反正,這樣子的故事就一直反覆,重複的在園區的公司之間一直流傳著,

技術與產品的樣子都差不多...為一一直改變的是:產品價格一直壓低,

公司燒錢養出來的相關技術人才越來越多,大家的技術領域都差不多,

能搞的東西也差不多都是那幾項!...大概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現況吧。

而系統應用部門的呢?!...看不開的,就隨著上述人員一樣的逐水草而居,比較可憐的是,

您幹技術的,若沒有三兩三的...老闆是越看您越覺得您很老耶...套一句海角七號的名言:

我都跟您說:那個彈 Bass 太老了,您還換一個更老的?! ~昏倒~

好一點的呢?!也終究大夢初醒,三兩好友決定獨立運作,再也不用看IC 設計的臉色。

A 家的IC 不好,我就搭配B 家的IC ,反正以系統角度來說:只要會抓老鼠的~就是好貓。

搞系統的好處就是:進可攻終端應用產品,退可以支持IC 原廠,搞搞方案Turn Key Solution。

日子一樣悠哉悠哉的過....

搞系統洗PCB 簡單,搞IC的誰幫您搞光罩?!下晶圓?!錢太多喔?!

----

我本身是搞系統應用的...行文到此,我都覺得我已經算是比較悲哀的一群人了。

很不幸的是:當我最近發現那一組搞演算法與軟體的人下場之後,我覺得我還算是比較慶幸一點的!

搞IC 設計的,還算是自命清高的,人家要怎麼搞,我們沒啥意見!

而我們搞系統應用的,講難聽一點,您不喜歡人家給您踢來踢去的,您還可以搞搞PCB,

寫個小韌體...接接小案子,邊走邊看,還不至於馬上餓肚子。

但那些演算法與軟體的人,在台灣高科技產業分工裡,常常被定位成技術支援,

然後好像年輕一點的會比較好操一點,結果:您這些四十幾歲的,問您還要不要學新軟體平台時?!

就想想:老婆、小孩都更需要您陪時,哪來那麼多時間啊?!生活瑣碎的事情一大堆的...

結果:就在公司組織調整與人員重新安排中,被迫選擇了被資遣方案。剛好:今年滿四十五歲!

昔日五年級生,被認為是高科技公司裡的中間份子,也是優秀的台清交優秀的高材生。

從今而後,就必須重新思考人生定位了...因為:還有十年後,他五十五...二十年後,六十五!

-----

所以,以此故事要來奉勸時下的年輕人,您不要以為您今年30 幾歲,正值意氣風發的歲月。

公司給您的薪資、待遇與福利都不錯...您也每天做著早日退休的春秋大夢時。

您也不要太高興:我相信您們現在拿的待遇是鐵定比不上我上述那些相關人員,

人家昔日拿的是不用課稅的股票分紅...每年可以拿到手軟,高興的話還可以每一年換新車開。

(至少,人家還度過一段領股票分紅的日子,雖然四十五歲要求被資遣,勉強還可以接受!)

因為很簡單,如果您不懂的去嘗試的改變現況的話,您現在所走的路,請問有跟我所說的故事,

有不一樣的地方嗎?!那怎麼跟我說:您的結果與下場會比故事裡的那些人好呢?!

所以,我也才一直強調:您要學USB這個東西難不難?!...這個東西不難。

您的未來與您想作的是什麼?這才是您現在必須為十年、二十等後的您要好好想一想的啊!

-----

大股東吃定小股東內幕/私募.釋股.減資手法大公開

【文/劉俞青】

前言

茫茫股海,大股東擁有絕對的主場優勢,早就不是新聞。但近年來,資本市場遊戲日益翻新,減資、私募、釋股,在令人眼花撩亂的資本遊戲中,小股東的權益一次又一次被踐踏。大同的林蔚山、威盛王雪紅以及友達李焜耀,這些聲譽顯赫的大老闆們,都在其公司的利益分配中,把大餅從小股東口中挖出來,一刀切給了特定人。這是台灣資本市場的悲哀!金管會、證交所應該負起監理責任,針對這些情事是否違法,給小股東明確的交代。

當初是看大同在台灣這麼多年了,到現在我每天還用大同電鍋煮飯,很好用,但股價怎會跌成這樣呢?我買了一百多張呢。

我是二○○三年買進的,總共拿了一百多萬元的私房錢去買,那時我的孩子剛考上高中,想說以後賺了錢給他當作大學畢業出國念書的學費。

但七年了,那天問了我的營業員,他說七年來大盤大概漲了二到三成,我九塊買的,七年來大同沒有配我一毛錢(股息),到現在股票價值剩下六十幾萬元。

前幾天,我看報紙說最近還要減資六成再增資,我問我的營業員這是什麼意思,我要再拿錢出來增資嗎?這樣之前虧的就會慢慢補回來了嗎?他說我的股票只會剩下四十幾張,而且我不能增資,因為增資是給大股東他們增的,不是我。

我不懂,怎麼會變這樣?股價跌、張數還變少,大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要我認賠賣掉嗎?

我虧錢就算了,但我的孩子要出國讀書怎麼辦?

這是一位大同小股東的真實心聲,卻也道出了,茫茫股海裡,千千萬萬個小股東,最寫實的心情。

股市就像大海,大股東們像是開著豪華大遊艇的船主,御浪前行,好不愜意。

但多數小股民卻只能隻身跳進大海裡游泳,隨著浪花起落,連個救生圈都沒有,只要風浪一起,就要淹沒在茫茫大海裡。

這幾年,台灣的資本市場越來越活絡,外表看來,法令似乎越來越繁複,但對小股東權益的保護,實際上增加了多少?只有天曉得。

但對手握公司充分資訊的大股東而言,本已立於不敗之地,加上近年來可以玩的「把戲」越來越多了,這些魔杖在手,只要海浪(機會)一來,一番上沖下洗之後,再讓魔杖充分發揮法力,小股東的權益眼看就被坑殺殆盡。

但是,主管機關看見了嗎?金管會、證交所的大官們,聽見小股民們含淚的吶喊了嗎?至少到目前為止,還不見這些主管機關有具體的大動作,但小股東的權益,早就在這場由大股東所主導的利益分配遊戲中,被秒殺了。

釋股 貪財大股東分配利益的幻術/大同把五.六億元利益變不見了

就以這次大同公司為例,從今年五月十二日,第一篇小股東致大同董事會的公開信,以廣告形式披露在《經濟日報》開始,這家百年老店的問題再度浮上台面。

表面上是一群小股東透過廣告,抗議大同公司的減資增資、以及公、私產權不分的公司治理問題;但背後不為人知的,卻是一幅大同董事長林蔚山低價釋股的情事。

故事要從去年的五月說起。

去年九月九日,尚志精密化學(簡稱尚化)登上興櫃交易。尚化是大同集團旗下一家專做電動車的磷酸鋰鐵電池的公司,搭上電動車的風潮,加上特有的日本技術專利,因此一登錄興櫃,股價就衝上百元俱樂部,至今股價還在九十元上下。

一般公司要掛牌之前,都要做股權分散的動作,尚化當然也不例外。去年五月,尚化的最大股東——也就是大同公司,拿出手上共一萬二千張的尚化股票來釋股,以達到股權分散的目的。

但弔詭的事情來了,這一萬二千張其中至少七千張股票,都釋給了股市知名金主賈文中相關的投資公司(見圖),賈文中曾多次參與上市櫃公司經營權爭奪。根據大同公司去年半年報揭露,這筆釋股交易,每股僅僅十五.八九元。

如果和三個多月後,尚化登錄興櫃首日的高點每股一三二元相比,每股價差高達一一六元,七千張就是八.一二億元;即使和最近五日來的均價每股九十六元相比,也有五.六億元的價差。

這筆錢,原本應該要在大同名下,屬於公司全體股東所有;但如今卻因為大同賤賣資產,價差落進了賈文中等相關人口袋,被犧牲掉的,是大同所有小股東的權益。

至於大同公司為什麼別人不賣,偏偏要把尚化的股票,以低價賣給賈文中等相關人?是否與二○○八年大同經營權爭奪戰有關?這個答案當然只有交易雙方當事人的心裡最清楚。

但更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六月十八日,大同的股東會上,要通過減資三百二十億元,還要再私募增資;而減資後的大同每股淨值十二元,和如今大同在重大訊息上公告載明的私募參考價格每股七元相比,足足有五元的價差。參與私募的名單如何,值得密切關注。

對林蔚山來說,減資加私募的計畫,如何在股東會中闖關已是一道難題。但對尚化釋股案當中「賤賣資產圖利特定人」的疑義,在今年股東會上,要如何給大同小股東們一個說明,這恐怕要比通過減資加私募的案子,還要更棘手。

大股東口袋滿滿 小股東求告無門

事實上,類似的案例絕非只有大同一樁,尤其在公司未上市之前的釋股,由於還未受到公司上市櫃之後法令的嚴密規範,這塊難得的空白堪稱「黃金時期」,給了董事長一人手握釋股生殺大權的好機會。

到底誰能分得這個好處?有人選擇給了對自己有恩的特定人、親友,還有人乾脆給了自己,但無論如何,被犧牲的,全都是小股東權益。

日前證交所董事會審查圓展上市案也是一例,圓展是一家從上市公司圓剛科技切割出來的金雞母,公司獲利良好。但這個上市案到了證交所董事會竟破天荒喊卡,硬是把案子退回審議委員會重審;理由就是圓展在上市前釋股時,母公司圓剛科技的董事長郭重松,把圓展股票用很低的價格,賣給了圓剛的董監事個人,甚至包括獨立董事們。

圓展與尚化案如出一轍,說穿了,都是「釋股」惹的禍。對於公司的掌權者來說,這場利益重分配的遊戲,實在簡單得太誘人,太輕易的就會挑起人性的貪婪面...

《今周刊》703期更多精采文章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系統應用委外開發?

...

針對這個話題我就先引用多年好友林老師的一段話:

http://chipware.myvnc.com/phpbb/viewtopic.php?t=144

-----------------------------

"...

不過,你也指出了台灣中小企業的苦處,
許多公司想找幾個"阿弟"工程師來開發產品,但是,
做了幾個月以後,工程師都跑掉了,而其中的原因有:

1 有遠景但公司沒有RD頭頭帶,技術沒有扎根的公司,沒有文件沒有資料,只想要開發產品,當然人才無法留下。
2 RD工程師不被尊重,若上頭不知道RD的竅門,就會教你做東做西的
3 被竹科或南科磁吸走,去做高級OP,每天寫報告分析生產良率
4 做不出來,早點走以免被發現,如果大學專題不用功的話,往往是以逃避收場
5 到大陸當台勞,每三個月回台灣乙次,...,這個就不講了。

常常有人跟我說,這個東西有點急,三個月沒弄出來商機就沒了,所以請快一點。以前,我都會應客戶的需要連夜加班,不睡覺也行。後來我自己覺得這種做法是不對的,如果真正的開發案是不應該如此面對的。(待續)..."

---------------------------

版主之前在離開園區之後,因緣際會的接了一個某大集團公司的系統開發外包案。

其實,這家公司對於外包的委託廠商還算不錯的啦...只不過畢竟人家集團不是以科技業著稱的啦!

但是卻許多公司,明明公司內部沒這個人力,還有能力可以承接公司業務部門的系統開發需求,

才不得不把許多系統開發委外,最明顯的就是類似104 外包網這些管道。

但是呢?這些委外的公司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問題呢?還是不知一些"人間疾苦"嗎?!

您說:寫一個程式開價一萬元?PCB layout 開五千元?!...有實務經驗的,厲害的...誰會理您?!

結果:往往是一些想兼差的多多少少或許會考慮,但又明明需要人家一些後續協助。

您說...明明已經交差了事了,又要人家改這個?改那個的?...幾回下來,那個一萬元也不夠買涼水了!

結果,最後外包的兼差人員落跑了(老子不幹最大!)...您的委外開發又得來一次。

這種系統委外開發,哪像是永續經營的心態呢?!而對於承接外包的人員又是作如何感受呢?

這一些我想林老師的感觸也很深!所以,林老師有時還會感慨說:

有技術的人員,應該還是要建立屬於自己的產品領域與產品特色!

因為您自己是要維持自己本身長久的系統價值,而不是"沾醬油"過日子的!

---

但對於這些公司來說,林老師的以上那幾點看法,我絕對贊同。

對於有些公司來說:他們的確有很好的業務與市場行銷能力。

但是若說起這些RD 的開發管理能力來說,也的確令人不禁欷噓...尤其是前面那一、兩點!

也沒想找個像樣RD 帶頭的人(其實,也蠻難找的,因為業務太強會讓RD頭很為難!),

就只好想找幾個菜鳥工程師先頂著用...但就會呈現出林老師說的:放牛吃草,工程師自生自滅!

好一點的工程師會有所警惕的,一陣子之後就會蹺頭走了,但有些也只好廖化做先鋒頂著用。

搞到最後:也只好硬著頭皮,頂著公司"最高"技術人員去跟外面的人談技術規格...

結果:開口沒兩句就被打槍...人家客氣一點的,就會:嗯~嗯...(心裡想:那您們就自己搞啊!)

那幾年下來,也混不出名堂,就會流落到林老師講的那最後一點:到大陸當台勞,每三個月回來一趟!

人家還以為他在大陸幹什麼高階主管或是什麼技術總監...或許原來就是去幹這個的啦!

但是幾年下來,結果還是一樣:廖化做先鋒...(台灣俚語最傳神:牛牽到北京,還是牛!)

而人家大陸人可不比台灣人這麼含蓄的:嗯~嗯...就我認識幾位外放大陸高階主管最後都是武功盡廢的。

武功盡廢的~也無可厚非,如果他能夠在別的領域闖出一片天也無妨,但往往又不是如此!

所以啦...

還是要奉勸一下時下有理想有抱負的年輕人啊,真的不要好高騖遠,也不要心存僥倖。

想藉由外在的環境來投機取巧...心想:反正公司也找不到像樣的工程師,我就高枕無憂了啊!

因為您永遠不會知道您老闆心裡真正的想法:或許他真的把您當廖化,先頂一陣子,

您什麼時候會回家吃自己時,您都不一定猜得到老闆的心裡那把尺吧。

------------------
還有那些想委外開發的公司,沒有人說您把工作外包不對,這本來就是善用資源的變通作法。

但您們也不要把人家當傻瓜,既然有需要委外,當然就是要建立長期的合作契機。

好好的善待別人,尤其是技術人員(您不要老是用業務或對屬下那種想法來看待人家!)。

否則,以我經常碰到的情形是:往往最後吃虧,無法收尾的,還是您的公司啊。

(您不要以為:就算人家把程式原始碼給您,您就賺到了?...您還不一定有辦法承接呢!

就算給您燒錄檔...您都還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呢?結果您還不是要在找第二家外包商,

這種來路不明的技術成果,是沒有一個有經驗的工程師願意承接的啦!)

 

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IC便宜已經不是新聞了

前幾天有位園區某老闆打電話給版主,我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他們公司大概幾年前(應該也差不多銜接版主離開之前那家搞MCU IC 之際吧!)

也開始想作一些通用型的MCU ,至於是以 6502、8051 或是PIC like 的為base 的?!

就不是那麼重要了。

他這幾年其實一直跟版主一直保持聯繫,也一直跟版主講一些他們東西的發展狀況。

我都倒也聽聽,算也是增長見聞吧...也都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他突然跟我說:問我有沒有機會可以採用他們家的MCU ?接下來一句就讓我有點傻眼了。 

他就一直很強調他們家的MCU 可以多便宜,多便宜得可以讓我利用這種低價MCU 賺大錢?!

搞MCU ?!我都還沒質疑他們的相關發展、燒錄工具完不完整?!或是有沒有重大缺失?

還有這一種通用型的MCU ,以國內的IC 殺價文化來說:還能便宜到哪裡?!

....

我就有點忍不住的問他說:現在開IC 設計公司賣IC,說IC 有多便宜已經不是新聞了,

您能不能找一個比較新鮮的主題跟我說:我的IC 就是可以賣得比人家貴!---這才是新聞啊!

這個行業就是大家太一致的想法,才搞得大家快沒飯吃了...您還在比便宜的賣?!

如果您有本事,應該跟我們說:我的MCU IC 可以創造出什麼怎樣的一個系統應用價值...

所以,我的MCU 就是要比別人賣得貴...然後,還有很多人想抱著現金來跟我買!

---

如果您現在還在開MCU ...然後無非就是:內建2% 誤差的震盪器、外加UART還有什麼

Timer 一堆啊...還有什麼PWM、SPI 、I2C 乃至於多準確ADC等等...

那您也不用再花心思去說服客人了吧...這真的也不是什麼新聞了吧。

您自己就先去市場把相關所有美系、日系還有歐系等各國的MCU 拿出來比較一下:

然後跟我說:您的MCU 到底要定位在哪一個層級?!再說服我說:我為什麼要用您家的呢?!

還有一點是:現在搞電子產品的時代已經不同了:

已經慢慢可以發現是:賣元件不如賣模組...賣模組的不如去賣整個系統...

而既然賣系統就不如乾脆搞終端成品吧!...而要搞終端成品,就不如先搞定市場行銷通路吧!

您看看人家一台iphone 賣499 元...鴻海才賺11 元!

您還在跟我說:用您的低價MCU 可以讓我賺大錢?!您老闆當太久了是不是?!

還是您搞MCU 搞太久,是不是?!...您知不知道人家連賣那種Regulator (power) IC 。

人家一棵賺的是以"分"為單位的...因為就是要有那種偉大的幾億顆,才算是賣IC 的!

所以啦...您就看看我之前的那一篇國產MCU 的文章吧:

http://chamberplus.blogspot.com/2010/04/mcu.html

想賣便宜的MCU...我還是建議您去大陸市場試試看吧!

否則以國內這種應用市場規模來說:我寧願多花時間去創造一些系統價值吧!

靠便宜的IC 要賺錢...您要不要考慮改作手機相關IC 吧!通用型MCU ?!就免了吧!

---

2010年6月14日 星期一

2010世貿光電展

這是上週在台北世貿一館的光電展...這一次有幸朋友讓我全程參與,

但也讓我感受到台灣官方在這方面的無力感...

話說:一般廠商都是在展覽前一天才能進場布置,但據朋友的經驗,他們在香港時,

香港的主辦單位,一般都不會干涉您要搞到多晚...,但這一次我在台灣的經驗卻是:

我們偉大的主辦單位竟然就在五點鐘一到,就給您斷電,只見我們周遭一大堆廠商在幹譙:

這樣子,口口聲聲要提升台灣競爭力時,就看看我們的官員在幹什麼?!

就一副公務人員心態:五點鐘,他就是關燈、準時下班....唉~真的給他有點@%$*...

...最受不了的是:還說要推銷台灣的夜市文化,怎樣?鼓勵大家去作免繳稅的攤販?!

那國家的稅收靠誰啊?!有錢人就是有辦法逃稅;到處標榜好吃,很賺錢的各地小吃也不用繳稅。

最可憐的就是我們這些中產受薪階級,繳稅是一塊錢也逃不掉,

而且還要常常受一些奇怪的法令政策搞得讓您無所適從。

唉~不要老是嘴吧掛著美麗的政令宣導,還是要真正的落實比較重要吧!

----首先最重要的,還是政府官員那些公務人員心態要改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