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8日 星期三

越做越小的市場

當然大家都會說:這樣子的IC 市場需求量會越來越大。但同樣的道理,
進來玩的公司也會越來越多,所以最後每一家公司所能爭食的餅就越來越小。
所以~以目前市場的市佔率分配來看:那肯定是越做越小的市場。
差別的只是價格的維持程度而已。以前:每一次有任何新規格的IC 出來,
爭食的情況不多~價格還可以維持緩慢下降的趨勢,但現在:隨隨便便一搞,
產品價格下降速率都快到令人不可思議:...以這一種幾乎都還是Firmware Base
的產品,還可以賣到0.5 以下,也算是另一種奇蹟吧!不過應該也都快變成常規了。
所以~大家都容易可以看到這些在搶食中低階市場的幾乎都是我們這些老中公司在玩...
國際大公司怎麼都不見報?就連新聞中這一種人家為什麼會把產品賣給您去做?
想當然爾...人家也知道不好做啊!...我記得蘋果的產品用的是TI 的方案。

2013年8月25日 星期日

USB3.0 會跟2.4GHz 的東西"打架"?

哇?!傷腦筋耶。...
要印證這件事聽說還蠻容易的:只要把無線滑鼠的接收器插在UBS 3.0 的插槽上就會了。
您就會發現您滑鼠游標怪怪的...
所以據說:羅技的無線滑鼠都會再附您一挑延長線。

2013年8月22日 星期四

沒有創業 哪來就業(轉載)

別的行業我不是很清楚啦。
但如果以我自己所在的電子行業(或您可以說是高科技行業)來說,這幾年來
大家有感於風光盛事已經大不如前了。工作壓力大,工作時間長,產品壽命短...
技術與市場變化大,甚至人家還常常講說:大者恆大的產業發展模式。
所以連我們自己做到都快要不如歸去兮~
試問:這樣的工作環境,您還會想讓您下一代做這一行嗎?.......
這個產業幾年發展下來,台面上還有幾家能像樣的維持下去?
所以就會點出這我對於這一篇評論的感觸。難道您還要您的小孩子學校畢業後,
還要排隊的進這一行嗎?因為整個國內的產業發展這幾年下來幾乎沒有明顯的
新興產業或公司發展趨勢成形...那會有哪些新的就業機會呢?您說:
這樣子的問題不去想,光討論去國外打工多少錢?或是為什麼國內是22K的問題呢?
有什麼意義嗎?

2013年8月21日 星期三

網路無國界--- 一個小經驗分享

這一陣子有一位朋友他開了一棵IC...別懷疑。他的確是自己一個人開了IC 。
當然啊~做IC設計的功力,我是絕對相信他的實力。台灣一流國立大學系所畢業,
又在相關行業打滾近二十年。待過一流大公司,幹過主管又當過上市櫃公司
IC 設計最高主管。...或許還有人會懷疑這一點,但我常開玩笑說:
如果這樣子的人,都還不知道如何做好IC 設計,那我還真的不知道在台灣要去哪裡
找到類似的人才了?!重點是:人家就是不喜歡當官出一張嘴,就是喜歡搞設計,
做工程設計...還有一點:他還是搞類比設計的!!更是難得。....

2013年8月13日 星期二

電動機車乎?

以下是我為了翻出我之前所搞的動畫時,也順便一起翻出來的圖檔。
他是用最原始的機械圖,再一路用繪圖軟體加工而成的...
做這樣子的圖檔是為了搞一個簡報動畫,那時我也沒碰Photoshop(那時沒聽過!)
當然當時那些什麼Powerpoint 也沒有,這些動畫或繪圖軟體都還大部分是Dos 版的,
就連顯示卡都還要挑那些什麼Tseng 4000 什麼的?!
就連要產生3D 動畫圖檔,都要讓PC 跑一陣子,都可以去喝幾杯咖啡再回來。
所以,當您看到這樣子的圖檔要很感動了啦!
就連那一張原始的機械圖還是從工作站轉下來的...而且您也可以看到已經省略掉
很多細節部分了。--- 只是那個傳動變速箱真的很重要,所以才額外保留的。

2013年8月10日 星期六

軟體與文創?!

最近我們有提到關於台灣念資訊科系或是軟體資訊業的問題。似乎大家對於

眼前的出路與發展都沒有多大的信心。

這讓我想起我自己本身的興趣及過去的一個小小經驗。

我曾經說過:我以前在學校念的是機械相關科系,後來因緣際會的接觸到工作站,

當初許多工作站電腦都是利用繪圖或動畫來凸顯其優異的演算或運算能力。

我想現在也算是吧...所以我剛開始接觸電腦這一種東西時,就對於電腦動畫就有一點興趣。

後來工作上還是脫離不了工作站或是電腦繪圖的範疇。反正啊~我的第一個工作也不能

說離職就離職,當然相對來說:也沒有像一般科技公司那般的工作壓力,工作環境對於

研發或是學習新知來說:也還算是蠻善意的...所以那時我也有接觸到電腦動畫的東西,

當然我也懂得把這樣子的興趣與一些學習心得就跟研發工作做一些相結合,譬如:

您如何將您產品的研發概念,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表達給別人知道?甚至要如何呈現

您的研發成果?!最好的方式無非就是類似Powerpoint 那一種電腦簡報方式...

如果再加上一些產品電腦動畫,那就更生動了...所以我就做了幾個有關我們研發計畫

成果的產品動畫,我說過了,一來我自己也蠻主動的投入這樣子的概念,而我的長官

老闆也蠻支持我的~甚至都覺得我用這樣子的方式來加強研發成果發表,讓我們的頂頭

上司--- 經濟部工業局都覺得與我榮焉的。這樣子的創意研發才叫做真正的研發嘛!

所以,我才說上班工作,如果能遇到一個能支持您的長官老闆是很重要的啦。

---

以下就是我當初所做的幾個電腦動畫之一,我當初所使用的軟體是3D Studio 。

而2D 的動畫是用 Animator Pro... 他們後來好像有公開這一繪圖工具的原始碼了:

Animator Pro: Classic Software in a Modern Age

---

 
----

(PS : 關於這一個動畫裡的產品概念有一個題外話,這一個產品概念是有一個專利的,

但是後來也有機車廠也有推出類似的產品概念,但卻規避了專利...因為很好笑的是:

當初我們申請專利時是申請2V (兩閥)的,後來機車廠就用4v 重新申請規避了專利...

哈~哈~...反正也沒差了~我們都是被要求不可"與民爭利"...所以吃了虧也都惦惦的!

----

好了...講完歷史之後,就讓我想到我們題目所討論的軟體工程相關議題了。

如果以當初這一套CG 動畫軟體發展到今日許多知名的好萊塢電影來看,

其實,電腦動畫或相關產值是一直成長,甚至幾乎是視聽娛樂的主流了。

那我們還在抱怨我們學資訊工程的相關科系這麼辛苦的呢?!

道理很簡單:因為不管國家政府政策或公司企業都沒有一個主流的軟體工業政策規劃

或投資...所以相關人才培育自然就跑到其他行業幫別人作價!譬如:去幫賣MCU IC的

人或公司寫工具軟體,幫IC 測試封裝廠寫測試程式...甚至幫國外軟體維護 MIS ...

一旦您在公司企業組織裡,不是主流人力或人才,您當然就拿不到好的待遇或

發展前景。不用說,也不用講...這樣子的職場發展模式是不會有好的發展前景的!

------

所以啦...如果國家政策不扶持,也沒有公司企業願意花錢搞,然後這些念資訊工程

相關科系自己也沒辦法如有些網友所提的能到國外一些公司上班的話...我看也只有

靠自己而已了吧。否則反正您已經註定只願意當個幫台灣高科技這些專門只想賺硬體

的業者抬轎...領薪水的就沒啥好抱怨的啦!--- 以前還有股票分紅配股...當然可以領

得很爽,但現在能分的數量有限...人家當然就會斤斤計較,搞硬體要分,搞業務的要分

...等到搞軟體時,還要分主管跟囉囉,好像就沒啥好爭的了。我記得以前我搞USB

Scanner 時,幫我們寫TWAIN Driver 的軟體工程師(主管),最後也寧願當

軟體的叛徒,藉由換公司工作,改作硬體去了!

----

所以啦,如果要以現在我們台灣高科技產業的現況來說:就沒啥好討論的啦,

您也不可能去改變這些老闆根深蒂固的思想了,您也更不用想奢望他們會在資金

上面會有多少偉大的夢想了。

----

但對我這個曾經碰過學過CG 的人來說:我還是蠻喜歡這樣子的產業,更何況

 現在我們一直在標榜所謂的文創產業,其實這其中是需要很多軟體資訊相關

人員與資源投入的,因為我自己搞過CG ,我也知道在CG 裡面需要很多很特殊的

軟體工具的開發...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到以下這一家公司網頁看看他們的產品

Demo ...

Stargate Studio

有不少都有我們所熟悉的影片片段,甚至現在電影不管是拍攝製作或是觀賞

環境塑造(iMAX, 4DX...)其實都應該越來越依賴軟體資訊人才的投入,如果用

這一種角度來解讀念相關科系或是未來前景,應該也還不錯的啦。

只是我前幾天也明白闡述了:夢想不同,目標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

所以如果當您真的決定要走資訊軟體相關科系時,您還是真的要好好的設定

與思考自己的目標...真的不要只想靠學一點最新的發展平台,寫寫一些軟體套裝軟體

就想找個穩定的好工作?!如果是這樣子的話,我還是覺得您應該還是去念硬體的

相關科系。...以我自己研究所念數值分析題目,與搞過CG 軟體的經驗,如果您真的想

好好利用資訊軟體技術做好上述人家那一種令人眼睛為之驚豔的CG 的話...

還是要先好好學會許多很基礎的數學或繪圖基本理論的,也不是指要靠寫C 語言或

什麼Android 平台而已吧!至少像那個 Beizer 曲線啦...那個什麼B-spline...

這些東西要看得懂吧?!

2013年8月7日 星期三

民間投資出現「吃老本」現象(轉載)

在這裡我只要講一個故事就好了。

L 君是因緣際會下,我跟賈老師一起認識的一個來自南部鄉下的年輕人。

他來新竹就讀私立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甚至念到研究所畢業...然後他選擇留在新竹

找工作,他女朋友還特地也從南部上來新竹陪他一起打拼。

-----

工作找了一陣子,就先待在園區外面一家系統整合公司,幫忙處理一些公家機關、

學校或公司行號的資訊外包工作,當然也一直在打聽園區相關工作機會...

平常就早出晚歸的,假日自己有空就會自己下廚,節省一些生活開銷。

但是一年、兩年...過了近三年。真的很辛苦,卻一直存不了什麼錢。

到了今年暑假,他的家人上來新竹陪他度過幾個假日生活,他跟我與賈老師說:

他跟家人商量後,他跟他女朋友決定要回南部了。

言語中有點透露著些許的不捨與無奈,賈老師問他說:那您回南部後打算怎麼辦?

他說:可能先休息一陣子,再看看能些什麼的?!或許會擺攤子賣吃的,或是

跟著朋友去修車吧!

前兩天他要回去前還特地來跟我與賈老師辭行,看著他牽著他女朋友的背影,

還真的有點替他趕到一絲絲的傷感。他真的是一位很純樸與努力的年輕人,

他說:他這幾年為了能夠找到好一點的工作,他幾乎有空就進修,除了以前學校學的

東西,還到處學最新科技新知...學新的程式語法....但他最後還是跟賈老師說:

以後要多勸小孩子不要搶著念資訊相關科系,真的好辛苦,一天到晚都有新的

程式或新的科技技術...都學不完......

(賈老師後來有跟我證實這一件事,說真的嗎?!我跟賈老師說:台灣的科技業裡

我們的硬體產業佔科技產值是97% ,而軟體業只佔3% ...您說呢?!

當然我也覺得也不要因他個人因素來偏頗這樣子的科系價值啦!...)

-------------

其實,關於這樣子現象我自己一點也不會太意外,只是對我們賈老師來說:可能

比較難體會一點,但他真的有點感受到新一代年輕人的失落感了!

我也常常講說:我們自己在科技業裡要如何殺價競爭,如何瞎搞惡搞都沒關係,

但我們真的要好好想想,我們這樣子瞎搞惡搞,我們真的為我們下一代留下什麼

機會?!真的~趁著暑假有個空檔...賈老師說他真的想去體會一下這一股氣氛。

我說:很簡單~我就帶著賈老師去竹南大埔張藥局的--- 大埔事件的現場。

我開著車帶著賈老師繞著那一大片根本還是荒煙漫草號稱竹南科學園區預定地!

我跟賈老師說:很簡單,您看著這一片土地,然後再想著L君的際遇,

再想想我們的小孩子以後要面對怎樣的社會環境?...您學歷史的~您應該可以很容易

的看出結果了吧!

-----

我們有時真的不要太責難年輕的一代,回頭在想想我們這一代,我們真的為他們留下了

怎樣的機會?!所以他們為了他們的機會而去積極的爭取或表達,有何不可?!

不是每一個新一代年輕人都有個富爸爸,或是有祖產、恆產...畢竟中產階級以下的人

還是居社會之大宗...當我們把DRAM 、面板、半導體產品或代工產業搞爛了...

一點機會也不給年輕人,您怎麼會奢望年輕一代如何承先啟後呢?

-------

國家社會如何?!我們真的管不到...但是我們自己本身不投資,您覺得您的下一代真的

會有比較好的機會嗎?...不要老是想說:我又能怎樣?!我只要能上班賣肝養家活口

就好了....那真的~您就別奢望您老的時候,您的下一代要拿什麼來供養您吧。

-----

民間投資出現「吃老本」現象

日前行政院主計總處公布第2季經濟成長率達2.27%,較5月時預估高出0.29個百分點,

景氣似乎有好轉的跡象,主計總處也稱此為「軟性擴張」。但倘若細看內容,

則可發現,恐怕完全不是這回事。

第2季經濟成長高於預測,主要的貢獻來自消費及淨出口的意外增加,但若檢視實際

消費狀況可知,第2季包括餐館業、布疋與服飾、文教育樂用品等均呈衰退現象,而

消費最大宗的資訊家電、汽機車則幾乎零成長,全體零售的實質營收僅微增0.4%。

依主計總處說明,消費增加主要來自上市櫃股票成交手續費,以及共同基金服務費

的增加所致。

因此可知第2季的消費增加不僅與實際消費無關,更糟的是,第1季因為消費不振,

而政府祭出許多促進消費政策,現在看來證明是無效的,我們當時便呼籲,與其

政策重心放在原因不明,效果不清的促進消費上,倒不如專心穩住第1季投資成長的

持續性。

再來,淨出口對成長貢獻達到1.95個百分點,倒不是因為出口成長幅度較第1季

增加多少,而是因為進口成長幅度少了一半以上,所呈現的是設備進口的減緩,

也因此,概估的第2季資本形成實質成長為負3.03%,較5月預測數2.65%減少

5.68個百分點,對經濟成長也產生了負的貢獻0.52個百分點。這個許多研究機構

所寄望的能夠支撐下半年經濟成長的因素,意外衰退,才是令人最擔心的。

說實在,第2季經濟成長的突出表現,竟是肇因於投資進口設備的減緩,以及金融

投資贖回手續費的增加,這樣的數據呈現,哪能稱得上是「軟性擴張」,只能算是

只吃老本的假性擴張現象。

美國第2季的狀況是,消費支出成長1.8%,貢獻經濟成長1.2個百分點,企業資本

支出也成長4.1%,淨出口逆差雖然擴大,但出口與進口金額成長幅度均擴大,

這樣的現象才是復甦或擴張。

更令人憂心的是,過去的五年中,已有四年的投資是負成長,原本以為今年從

第1季情形來看,可以擺脫投資再度負成長夢魘,但看來這個噩夢,恐怕不是

短期景氣循環的問題,逐漸已成為惡性循環的結構問題。

不僅如此,過去幾年台灣投資的分布與品質,恐也令人擔憂,從2011年工商普查

初步結果來看,2006年至2011年的五年間台灣實際運用固定資產總額淨增加了

2.75兆元,但幾乎全數集中在五都,其中台北市便占了1.08兆,其他非五都許多

縣市甚至產生淨減少現象,包括六輕所在的雲林縣、工業聚落著稱的新竹縣,及

嘉義縣等,顯然,五都的集中增加,當然與炒地皮有關,而許多工業縣市的減緩,

當然反映吃老本現象。

但反過來想,政府還能有什麼計可施?

企業稅也降到降無可降的地步,實質薪資退回到16年前的水準,外勞數量也大幅

鬆綁,水電油價也儘量維持在亞洲相對低價,資金成本幾乎是歷年來最低的水準,

在土地資源上,政府也到處幫忙搶地,還有,匯率上也得與競爭國亦步亦趨,

關稅上,政府更是急著談FTA幫企業打開市場,所有的這一切,無非希望企業能夠

增加在地投資,結果呢?生產性的投資卻是減少再減少。

未來幾年後,政府統計數據,若可以出現一個沒有持續增加投資的經濟體,卻能

出現亮麗的經濟成長率,那才是世界奇蹟。

當然,也許政策用錯方向,未來投資類型,硬體設備固然重要,但軟性投資更是

未來企業競爭勝負的關鍵。日前美國已運用新的國民所得會計原則,把研究、開發

以及版權方面的支出計入投資項下,以貼近實際狀況,歐盟也計劃在明年跟進,

而我們呢?提升軟實力,不應只是口號而已。


【2013/08/07 經濟日報】

----

白衫軍反映了年輕世代的失望和憤怒

社會對洪仲丘冤死的憤怒,透過網路的簡單召喚,竟催化出一支廿萬人的「白衫軍」。

凱道上,民眾高舉一張張淌血的「公民之眼」圖像,場面讓人肅然。這樣的規模和

情緒,都在嚴重警告:民眾對政府的顢頇、敷衍,忍耐是有限度的。

若以為這場凱道示威只是為抗議軍中重重黑幕,恐怕就低估了這項行動的意義。

事實上,這次示威,摻雜了近年人們對社會種種不公不義現象的義憤,集中藉由

洪仲丘案找到一個出口。也因此,閣揆江宜樺允諾行政院要重啟軍中冤案的調查,

其實只抓住了少許重點;凱道上沒被聽到的心聲是:大家希望看到一個積極、有作為

、能帶給人民未來願景的政府。

和過去常見的遊行示威不同,這場廿萬人的白衫軍集會,完全是個別公民自動自發

前來聲援,沒有政黨組織動員,沒有社運團體插旗,也看不到傳統的政治布條或標語。

在燠熱的八月天,群眾汗水淋漓,大家卻秩序井然地坐在發燙的柏油路上,感受彼此

心中的激盪,也為洪家母親的哀傷落淚。這場集會,是二○○六年「紅衫軍」運動之後

最重要的一次公民自發行動,朝野政黨皆不可小覷。

當年的紅衫軍是為「反貪倒扁」而發,從募集小額捐款開始,凝聚成上百萬人示威的

洪流,被視為台灣「中產階級起義」的代表作。白衫軍的規模和計畫雖不能和紅衫軍

相提並論,但卻有幾點尤有過之:一、「萬人送仲丘」活動僅透過簡短一周的號召,

即能匯聚如此龐大的民氣,這是網路時代的威力;二、幕後沒有政治老手操盤,

而是一群臨時成軍的「公民一九八五聯盟」生手客串,卻能將大場面的氣氛和

秩序控制得異常良好;三、參與者男女老少皆有,但以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占

最大比率;這個被視為「政治冷感」的世代,顯然已經不再甘於沉默。

洪仲丘案能呼喚出這支龐大的「白衫軍」,其實不是偶然。今年以來,從反核四、

文林苑、大埔到反服貿的抗爭,事件不斷;其間,各個事件雖有不同的是非曲直

可以論斷,但所形塑的都是政府「不公不義」的印象,主政者也未能好好的澄清

應對。這些疑點,都漸次在民眾心中堆積。

而洪仲丘案不同於前述的爭議事件,它是一個是非黑白分明的公民受害事件,不涉及

什麼利益糾葛,而只是一個年輕生命無故流失必須查明原委的行動。洪家人以「小蝦米

對抗大鯨魚」的意志與軍方周旋,窮盡一切要追查真相,他們的正直、剛強與深刻

的親情感動了社會,讓人們願意站出來支持他們,當他們的後盾。這種無條件、不分

親疏的支持,對抗體制追求真相,比其他爭議事件更能展現「公民社會」的積極意義。

再深一層看,這麼多年輕人現身凱道,除了對洪仲丘遭遇的傷感,恐怕也多少是出於

對自己所置身的時代命運之憤慨。這些二、三十歲的青年,在安逸中度過童年,

但臨到他們成長進入社會時,碰到的卻是廿二K的低薪、付不起的房價和租金,

以及前面世代揮霍留給他們的龐大國家債務;更氣憤的是,年輕人在服役時不明不白

地失去性命,軍方和政府高層卻都只想敷衍了事。試想,如果年輕人接受這樣看不到

前景的命運而毫不反抗,最後要等待誰來幫他們伸張正義?

紅衫軍標榜的是「反貪腐」,白衫軍訴求的則是「反無能」。身著白衣有兩個意義:

一是要追求「真相大白」,二則是宣示他們「非藍」、「非綠」。事實上,正是藍綠

對峙內耗,讓台灣變得是非不明,導致國家停滯不前,讓下一代看不到樂觀的未來。

在最近的抗爭事件中,馬政府固然備受譴責,但民進黨也逐漸失去其影響能力;

公民運動的興起,就是政治力退化的反潮。當白衫軍在凱道靜坐時,民進黨占領國會

議場之舉已無人聞問;兩相對照,高下立判!

這一夜,我們看到一個不同的示威活動。人們高舉著手機,希望能夠用自己的力量照亮

軍中的黑暗,也照亮真相。請問:政治人物何時也能學會照亮?

2013年8月6日 星期二

奇力光電欠56億 銀行找嘸人討(轉載)


以下的一句話,真的令人心酸:

銀行團指出,奇力光電大股東遲遲未派法人代表,也未處理或善後,因此除呼籲奇美實業、群創光電兩大股東盡速出面,並指派法人代表,更請兩大企業要善盡社會責任,為上千戶家庭後續生計著想。

這張圖多能凸顯台灣勞工的無奈啊.....

---

今天去台北拜訪一位昔日與聯X公司合作過的通路商老闆吃午餐。

他跟我說了兩件事也讓我感慨良多:第一件是:他說我們每一代的的人真的要替下一代

的年輕人留下一些機會,他說:我們現在的電子行業,真的有點被我們這一代給搞爛了,

也不要說是吃乾抹淨...但也的確留下不少不良的發展環境給下一代。

第二件是他自己也有一點感慨自己說的...他說:他年紀已經很大了,他們那一代的

也幾乎在職場或生意面上也沒啥機會了,(當然也有可能說是他們那一代的大概幾乎

都退休了!就算他想再繼續努力,但他所認識的通路朋友都不做了,他要找誰做生意?)

不管有沒有真的有撈到?!但真的不比公教退休人員有退休俸...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

再把錢拿出來做一些轉投資來看看有沒有機會可以賺一點未來生活費的。

這一點觀點我也曾經在一位年齡剛屆五十的一位園區主管朋友身上聽過的說法:

他說:他已經五十歲了,公司也不太可能可以一直供養著他,而他自己也不可能再回頭

搞技術了,對他來說: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靠過去所累積的一點小積蓄,來做一點小投資

看看有沒有機會可以賺一點生活津貼的....

----

對啊...我自己也曾經想過,我們又不是教父張先生...可以幹到八十幾歲!(當然幹到

八十幾歲還被其他國家譏笑說:台灣的年輕人很可憐,老一輩都不退休,當然沒啥機會!)

然後,當您過了五十歲之後,您就很難再靠領老闆的薪水養自己的下半輩子...

那您領薪水的要怎麼辦?!要去哪領薪水啊?總不能靠簡單的微薄的勞退薪資吧?!

所以我們就得要靠五十歲前所能累積的資產過活啊!要不然呢?萬一又遇上新聞中

這一種不負責企業主,那您怎麼辦呢?!

我也常常回頭看看我們二三十歲時,意氣風發~敢學敢衝,幾乎都是公司第一線戰將,

就跟時下二三十歲的年輕工程師一樣,但是當我隨著我們年紀越大...慢慢的就會發現:

我們周遭同儕的朋友或同學,因為經由市場的產品或技術交替,慢慢的被逐出市場主流,

開始有人會開始轉投資,或趕快轉換跑道...否則,真的會如同人家老人家跟您說的:

您慢慢就會發現您的昔日同學、同事或朋友都已經無法像您在二三十歲時,一直的從事

類似的工作,就算您想找這些人情意相挺時,才發現已經不如往昔一般的意氣風發了。

或許您真的就會如同我這些前輩跟我說的道理一樣:看來您也只能靠手邊的一點小積蓄,

看還有沒有機會可以照顧到您的下半輩子吧!...

---

奇力光電欠56億 銀行找嘸人討

  • 2013-08-06 01:39 
  • 工商時報 
  • 【記者孫彬訓、陳惠珍/台北台南連線報導】

     奇力光電驚傳經營團隊出走、董監事及董事長全數辭職,目前該公司在國銀債權總金額達56億元,由於奇力光電已無法人代表,銀行團只能呼籲奇美實業和群創光電等兩大股東「趕快出面處理」。

     銀行團指出,此案也創下公司大股東健全,卻對轉投資公司「棄之不理」,導致無人處理債權的首例。

     銀行團規劃,如果最後大股東仍不出面處理,將由銀行向法院申請奇力光電破產,拍賣機械相關資產,並找尋有意購買的廠商

     依公開資訊觀測站資料,奇力光電的董事長、總經理目前皆為「暫缺」,主要經營業務為氮化鎵發光二極體(LED)磊晶片及晶粒。

     銀行團成員表示,現在相當苦惱,除了憂心債權,更疑惑兩大股東為何不出面處理。

     銀行團指出,奇力光電大股東遲遲未派法人代表,也未處理或善後,因此除呼籲奇美實業、群創光電兩大股東盡速出面,並指派法人代表,更請兩大企業要善盡社會責任,為上千戶家庭後續生計著想。

     奇力光電並未上市櫃或興櫃,僅是公開發行公司,在國銀的債權約56億元,包含2個聯貸案及銀行的自貸金額,共計與18家銀行往來。

     其中聯貸案包含動產、不動產擔保品,前10大債權銀行則包含三商銀(第一銀行、彰化銀行、華南銀行)、台灣銀行、兆豐商銀、新光銀行、合作金庫銀行、土地銀行、國泰世華銀行和台新銀行。

     銀行團規劃,如果最後大股東仍不出面處理,將由銀行向法院申請奇力光電破產,拍賣機械相關資產,並找尋有意購買的廠商。

     奇力光電的網頁資料顯示為奇美集團成員,成立於2006年9月18日,也是奇美電子(現為群創光電)轉投資的子公司,目前資本額超過新台幣20億元,公司位於台南市新市區。

     據了解,目前奇力光電員工人數約1,500人,但因群龍無首,雖大部分員工正常上班,但面臨這種奇特沒有法人代表的情形,公文無法蓋章,進出貨也無法順利運作,讓員工很憂心未來的生計。

     由於這些員工目前仍正常到班,而該公司亦未正式終止契約,因此,該公司若未依原來每月10日發放薪津,南市勞工局將在12日召開勞資協調會。

2013年8月5日 星期一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對於最近的新聞事件,其實我也沒有太多的意見發表,反倒是讓我想起在新竹地區

的一個廣播電台的工商服務裡的一段話,就是我所引用的標題: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

如果您真的有在用心的讀歷史,甚至有在研究一些古今中外歷史時,您都不難發現,

有多社會運動的背後,都多多少少的反應一些過去所累積的當時的時事背景。

如果您真的有曾經用心研讀歷史時,您就會用比較客觀,甚至宏觀的角度去探討一些事情。

當然社會上會有許多人會用很表面的現象去解讀新聞事件,但我還是比較喜歡

在1994 年的一部電影的故事內容:Quiz Show。(台灣翻譯為益智遊戲)

在片中那位哈佛法律高材生(國家廣播調查員李察)的看事情與處理事情的方法與手段。

我哪管一個新聞事件表面上的是與非?!我要真正瞭解的是背後真正的真相!

----

這個方法真的可以讓我們可以用更冷靜、更客觀的去解讀事情。

譬如:您跟我爭到底是 32 bits 或是 8 bits MCU 哪一種MCU 會勝出?!

好~您說:我要開一家搞MCU 的公司,您到底用什麼眼光來解讀市場或未來趨勢?

就只是從MCU 的規格或單純的表面效能來評比?或就只是單純眼前的性價比?

---

大家都知道:台灣電子代工業不能做!!但您又要如何真正解讀說:那我要如何求生存? 

我也常常在文章中一直強調:學USB 不是真正的重點,學會USB 沒有代表什麼意義。

而是當您進入這一行求生存過程中,您有沒有學會了像那位哈佛高材生看事情的角度?

我們在討論該不該給 22K 時,我們又看到什麼問題?就只是純粹22K 的問題而已嗎?

我們在爭工作權利,在跟老闆爭福利時,我們是不是也是跟那部Quiz show 電影中的

失敗者一樣:到處陳情...到處爆料...到處很憤怒的跟別人瞎起鬨?...人家李察不會!

所以:我就會想到標題的這一句話: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我們是不是弄錯目標?搞錯策略了?...到處表錯情?結果反而凸顯自己的幼稚?!

您可以去看看這部quiz show 的結局...您可以看到誰才是真正的贏家?!

我認為:如果讀者有看到這個哲理的話,然後也懂得消化吸收,您才是自己人生勝利組!

---

這一個新聞評論有一點我也有點贊同:我父親那一輩是真的在政治理念裡被壓抑的,

當然後來被解放,當然就大鳴大放的激情演出,到我這一輩就更不得了...政治色彩

更鮮明!但突然的...我兒子那一輩就突然有點跳脫的的冷靜(或說是有點冷感與不屑了!)

好了~那我們就回到更冷靜的態度,或用這一個標題來解讀看看...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

我們現任總統為什麼老是被人罵到狗血淋頭,甚至還不留情面的被嗆聲?!一點也看不出

國家元首的尊嚴?很簡單: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他的前一任很明顯可以看出他是真的有點立志要當總統!!有了夢想就有了目標;

當然就有了策略....當然就有一堆人願意跟隨努力向前衝...

我也說過:許多歷史學家也都會罵希特勒,但他們也承認:他也是目標明確,策略就明確!

您說:他是現代魔鬼,但您能想像全國幾百、幾千萬人願意跟隨他,發動戰爭在所不惜嗎?

還在各方面表現出優異現代許多武器研發先驅...還包括了近代物理的原子科學成就?!

再回頭說我們的國父孫先生...他哪有何德何能?但他就是目標明確,策略就明確:

一天到晚在國內,到日本、到英國及歐洲到處跟別人宣揚他的政治理念:推翻中國帝制!

但我們現在的總統呢?他從政以來都是人家心目中的好好先生...他之所以在從政路上,

一路是順遂被拱上來的。再講一次: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所以很簡單:他沒有真正的口號與目標...甚至讓人有點懷疑他人生的夢想裡,有沒有

目前這個職務?!所以他當然怕被別人指出他的錯誤,他當然就整天頭痛醫頭,

腳痛醫腳...整天繞著眼前的問題打轉,您一天24 小時,他也是啊...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當然結果就是不同,就是時下的結果!

這當然只是讓我們再一次見證了歷史法則而已!

(所以現代軍隊在因應現代,甚至未來戰爭型態該做哪些調整?道理是一樣的: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當然許多軍中制度與作法就應該

研究調整,這應該才是重點!...還要動用幾千名或幾萬人靠體能衝鋒陷陣?有點懷疑啦!)

--------------

好了~再回到我們自己切身問題身上,很多人會跟我討論許多產品或甚至市場趨勢問題,

道理其實一樣可以套用這一種法則: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有人說:搞硬體,搞軟體...甚至獨立接開發案...好像也不錯過日子。

但別人常常會勸您一句話:一個真正的好老闆,不是在決策要不要做那個產品或案子;

而是在決定說:哪些事情、那個產品或那個案子不要做!...

這樣子說起來有點詭異,但的確是一個很深奧的道理,但也很明白的告訴您像標題

所說的: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我們不能說這樣的標題說法就保證成功,但他也失是一個很好的思考切入點,

尤其當您面臨許多人生抉擇時,或許您也可以試看看...至於那一種什麼到底是

32 bits 或8 bits MCU 好?或是要不要學USB ?!那我到底還要不要找怎樣的工作?

或是我該做哪一行?該從事哪一行?很簡單:

夢想不同,目標就不同;目標不同,策略就不同。

想想人家希特勒,我們國父...再比照一下我們時下的政治環境,其實歷史跟周遭的許多

案例都可以證明這一件事的!

---

至於我在偶而寫寫一些技術文章時,您們就不要太嚴肅了...也不用太刻意的跟我要這個

範例,或跟我討論明白是非....真的啦...想遠一點啦!我寫那個呢?也只是算是

練練打字功力,也順便找一些消遣工作而已。

----

白衫軍反映了年輕世代的失望和憤怒

社會對洪仲丘冤死的憤怒,透過網路的簡單召喚,竟催化出一支廿萬人的「白衫軍」。凱道上,民眾高舉一張張淌血的「公民之眼」圖像,場面讓人肅然。這樣的規模和情緒,都在嚴重警告:民眾對政府的顢頇、敷衍,忍耐是有限度的。

若以為這場凱道示威只是為抗議軍中重重黑幕,恐怕就低估了這項行動的意義。事實上,這次示威,摻雜了近年人們對社會種種不公不義現象的義憤,集中藉由洪仲丘案找到一個出口。也因此,閣揆江宜樺允諾行政院要重啟軍中冤案的調查,其實只抓住了少許重點;凱道上沒被聽到的心聲是:大家希望看到一個積極、有作為、能帶給人民未來願景的政府。

和過去常見的遊行示威不同,這場廿萬人的白衫軍集會,完全是個別公民自動自發前來聲援,沒有政黨組織動員,沒有社運團體插旗,也看不到傳統的政治布條或標語。在燠熱的八月天,群眾汗水淋漓,大家卻秩序井然地坐在發燙的柏油路上,感受彼此心中的激盪,也為洪家母親的哀傷落淚。這場集會,是二○○六年「紅衫軍」運動之後最重要的一次公民自發行動,朝野政黨皆不可小覷。

當年的紅衫軍是為「反貪倒扁」而發,從募集小額捐款開始,凝聚成上百萬人示威的洪流,被視為台灣「中產階級起義」的代表作。白衫軍的規模和計畫雖不能和紅衫軍相提並論,但卻有幾點尤有過之:一、「萬人送仲丘」活動僅透過簡短一周的號召,即能匯聚如此龐大的民氣,這是網路時代的威力;二、幕後沒有政治老手操盤,而是一群臨時成軍的「公民一九八五聯盟」生手客串,卻能將大場面的氣氛和秩序控制得異常良好;三、參與者男女老少皆有,但以二、三十歲的年輕人占最大比率;這個被視為「政治冷感」的世代,顯然已經不再甘於沉默。

洪仲丘案能呼喚出這支龐大的「白衫軍」,其實不是偶然。今年以來,從反核四、文林苑、大埔到反服貿的抗爭,事件不斷;其間,各個事件雖有不同的是非曲直可以論斷,但所形塑的都是政府「不公不義」的印象,主政者也未能好好的澄清應對。這些疑點,都漸次在民眾心中堆積。

而洪仲丘案不同於前述的爭議事件,它是一個是非黑白分明的公民受害事件,不涉及什麼利益糾葛,而只是一個年輕生命無故流失必須查明原委的行動。洪家人以「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意志與軍方周旋,窮盡一切要追查真相,他們的正直、剛強與深刻的親情感動了社會,讓人們願意站出來支持他們,當他們的後盾。這種無條件、不分親疏的支持,對抗體制追求真相,比其他爭議事件更能展現「公民社會」的積極意義。

再深一層看,這麼多年輕人現身凱道,除了對洪仲丘遭遇的傷感,恐怕也多少是出於對自己所置身的時代命運之憤慨。這些二、三十歲的青年,在安逸中度過童年,但臨到他們成長進入社會時,碰到的卻是廿二K的低薪、付不起的房價和租金,以及前面世代揮霍留給他們的龐大國家債務;更氣憤的是,年輕人在服役時不明不白地失去性命,軍方和政府高層卻都只想敷衍了事。試想,如果年輕人接受這樣看不到前景的命運而毫不反抗,最後要等待誰來幫他們伸張正義?

紅衫軍標榜的是「反貪腐」,白衫軍訴求的則是「反無能」。身著白衣有兩個意義:一是要追求「真相大白」,二則是宣示他們「非藍」、「非綠」。事實上,正是藍綠對峙內耗,讓台灣變得是非不明,導致國家停滯不前,讓下一代看不到樂觀的未來。在最近的抗爭事件中,馬政府固然備受譴責,但民進黨也逐漸失去其影響能力;公民運動的興起,就是政治力退化的反潮。當白衫軍在凱道靜坐時,民進黨占領國會議場之舉已無人聞問;兩相對照,高下立判!

這一夜,我們看到一個不同的示威活動。人們高舉著手機,希望能夠用自己的力量照亮軍中的黑暗,也照亮真相。請問:政治人物何時也能學會照亮?

【2013/08/05 聯合報】